神奇乞丐拦路青郎中的汉子,告诉他家中丫鬟有问题

民间故事 170 2022-02-08 19:40:34

后台-全局-定制标签-内容页头部广告位(PC)




后台-全局-定制标签-内容页头部广告位(手机)

明朝永乐年间,铅山城中有个布商叫杨慕,家中十分富有,为人也十分慷慨,很受当地百姓喜欢。一天深夜,杨慕和老婆万氏,正在床上睡觉,一股冷风忽然从门口吹进,猛地把杨慕惊醒了。借助外面的月光,杨慕看到一道黑影从门外闪了进来,他立即意识到:家中进贼了。怎么办呢?大声呼救?还是假装睡着?就在杨慕寻思之际,那个贼人已经溜到墙角的木柜边,小心翼翼地开起锁来。然而这厮开了半天,也没将那锁弄开。这让杨慕有些哭笑不得:就这技术,还跑来做贼啊?也不知杨慕当时是怎么想的,他竟从枕头下摸出钥匙,用力丢到那黑影身后,轻声说了句,“柜子里只有我老婆放的一些金银首饰,客人若是需要,可悉数拿去,只要别伤我夫妻性命就好。”那黑影听及此,愣了片刻,最终还是捡起钥匙,打开木柜,从里面胡乱抓了一把,然后就逃之夭夭了。


等这贼人走了,杨慕这才起身,点亮蜡烛,重新关好房门,并走到木柜前看了一眼。这时,老婆万氏忽然从床头坐起,哭哭啼啼道,“刚才好吓人啊!”原来,杨慕的说话声,惊醒了她,她也知道家中进贼了,因此格外害怕。还好那贼人只偷了些首饰就匆匆离开了,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。“看来那人也是走投无路了才做此营生啊!他总算还有点儿良心,还给你留了一大半的首饰勒。”劫后余生,杨慕很是庆幸地笑了笑。万氏继续哭着脸道,“你还笑得出来?咱们明日要不要去报官啊?这些贼人的胆子真是太大了!”“也没有多大损失,报官就不必了!”杨慕摇了摇头。万氏咬着牙,恨恨道,“你今日若不报官,那贼人还以为你好欺负,以后肯定还要来偷咱们家,我看你这就是为虎作伥啊!”杨慕用力挪动书桌,抵在房门后,这才笑着拍了拍手道,“加了这道保险,就不会有贼人进屋偷东西了。以后每晚咱们睡觉,都用书桌抵门。”“你在家倒是可以这样,如果你出门做生意去了,我一个人在家可如何是好?”万氏充满了担忧。杨慕想了想道,“这好办呀,明日一早,我就去给你买个丫鬟,如果我出门做生意了,你就让她在房中与你同睡。你们两个人,挪张桌子应该没问题吧?”万氏听及此,这才没有继续唠叨。第二日一早,杨慕吃过了早饭,当真去城中给万氏买了个丫鬟回来。这丫鬟小翠,长得很是水灵,嘴巴也甜,因为家中无钱,弟弟又急着娶媳妇,其父母才想着把她卖了,凑些彩礼金。小翠到了杨慕家中后,十分勤快,做饭洗衣,扫地之类的活,全由她干了。杨慕对她感到很是满意,经常在万氏面前夸她。


万氏作为女人,心里很不舒服,加上她见小翠长得颇有几分姿色,担心杨慕跟她搞在一起,因此等杨慕去杭州进货后,她就找了个理由将她给赶走了。一个月后,杨慕从杭州回来,看到万氏身边的丫鬟换人了,不由得疑惑地问道,“这是你找的丫鬟吗?小翠去哪里了呢?”“相公,你有所不知,那个小翠就是只披着羊皮的狼啊!至你走后,她不仅啥活都不干了,还经常与我顶嘴,最让我感到气愤的是,她还趁我出恭之际,偷偷跑到卧室里来偷我的金银首饰。我实在是忍无可忍,这才把她赶走了,重新买了个丫鬟。”万氏哭哭啼啼道出原委,杨慕听了竟是一阵狐疑:小翠真是这样的人吗?以前怎么没有看出来呢?难道是她隐藏得太深的缘故?这时,杨慕的目光不经意落在了万氏身后的那个丫鬟身上,那丫鬟慌忙埋头向杨慕行礼,却始终未说一句话。杨慕颇为诧异,便随口问道,“你叫什么名字,何方人士啊?”那丫鬟埋着头,继续保持沉默,还是万氏笑着替她解围道,“相公,她是个哑巴,你是问不出个名堂来的!不过她母亲告诉我,她叫哑姑,是邻县人氏。”什么?这丫鬟还是个哑巴?杨慕一愣,皱了皱眉道,“你怎么买个哑巴回来?你不觉得沟通有障碍吗?”万氏微微笑了笑道,“没有困难啊,她完全能听懂我的话啊!当时我听她母亲说得十分可怜,就只花了二两银子把她买回来,这可比那个小翠便宜多了。”


杨慕听了这话,这才“哦”了一声道,“她会做些什么啊?”万氏道,“除了洗衣,小翠会的,她都会。相公你放心,我正在教她如何洗衣,等不了多久,她就会超过那个小翠的。”“哦,那就好。”杨慕点点头,肚中忽然有些发饿,便让哑姑给他弄点儿吃的。哑姑去柴房鼓捣了半天,才将一碗发糊的干饭和一小蝶咸菜端到了杨慕面前。杨慕看了直皱眉,忍不住将万氏叫到面前道,“她做饭就是这个水平?你对吃的不是挺讲究的吗?这种饭我都吃不下,你又是怎么吃下去的?”万氏看了一眼桌上的饭菜,不由得打着哈哈道,“她可能第一次见到你,被你吓住了,影响了她的真实水平。你在这里等着,我再重新让她做一份给你端来。”“算了算了,我将就填填肚子吧,只要你觉得好就行。”杨慕肚子是真饿了,不能再等了,只得摆摆手,就此打住了。晚上,这小子要与万氏同房,万氏皱着眉头说身体有恙,死活不让碰。杨慕觉得老婆身体要紧,也就合衣而睡了。第二日一早,万氏早早起了床。等杨慕起来后,丰盛的早餐已经上桌了,他不由得问万氏,“这些饭菜都是谁做的啊?”万氏微微笑道,“当然是哑姑做的啊,我不是说了吗,昨天她见到你特别紧张,水平发挥失常,今日就特意做了几个拿手菜,让你一饱口福,借以弥补昨天下午带来的遗憾。”


“这红糖馒头倒是异常松软好吃,怪不得你对她没有怨言。”杨慕喝了一口小米粥,啃了一个馒头后,也对哑姑刮目相看了。哑姑见到他似乎还很害羞,或是胆小,始终埋着头,不敢拿正眼瞧他。万氏与杨慕同桌吃饭不久,忽然打了一声干呕,随后就转到一边,狂吐不止。杨慕见了十分吃惊,连连询问,“娘子你怎么了?“没事儿,可能昨晚着凉了,缓缓就好了!”万氏摆摆手,赶紧出门去了。杨慕担心老婆染了风寒,拖坏了身子,急忙出门去请郎中了。出了大门没走多久后,迎面走来一个手拿破碗的乞丐,他拦住杨慕的路便道,“老爷行行好,赏口饭吃吧!”杨慕经常施舍钱财,对这种叫花子也是见惯不惊了,他随手摸了几个铜板,丢到那乞丐碗里。这时他才注意到,那个乞丐身上的衣服很是干净,只是蓬头垢面的样子,有些吓人。“你有手有脚的,精神也算正常,为什么不找个活计去呢?”杨慕发现这个乞丐的年纪并不是很大后,忍不住又问了一句。那乞丐答非所问,只转过脸,沉着声道,“注意你老婆身边的丫鬟,小心驶得万年船啊!”说罢,那乞丐加快步子,匆匆离去,根本不给杨慕追问的机会。杨慕觉得这家伙莫名其妙的,不由得摆摆头,径直去医馆找郎中了。到了医馆,花了二两银子,请了一个颇有名望的老中医去到家里。当时,万氏正在跟哑姑说笑,见到杨慕请了郎中回来,竟是脸色大变,还十分生气地说道,“你没事请个郎中回来干什么?真是晦气。”“娘子,你刚刚吃饭时不是说昨夜着凉了吗?我担心你把身子骨拖坏了,特意找了个郎中回来给你看看啊。”杨慕急忙解释。万氏嗔了那郎中一眼道,“我没病,好着勒,你还是让他赶紧走吧。”


“夫人,杨老爷的钱已经花了,老夫也来了,你还是让老夫把把脉吧。至于有病没病,咱们把完脉再说可好?”郎中不想让杨慕为难,便笑眯眯地对万氏说了一句。万氏不好再拒绝,只得让郎中把了脉。郎中把脉后,立即对杨慕和万氏二人抱拳笑道,“哈哈哈,恭喜老爷,夫人这是有喜了啊!”什么,有喜了?不光是万氏吃了大大的一惊,就连杨慕也是惊得目瞪口呆。要知道他离开家已经一个多月了,这一个月中根本没碰过万氏,那么喜从何来?就在杨慕愁眉苦脸,疑惑万千时,万氏忽然巧眉一笑,问杨慕道,“相公,怎么我有喜了你还不高兴吗?我记得四十多天之前,咱们才同过房,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,就一直不来月事。为此搞得我焦头烂额,如今听那老中医一说,才知道我怀了你的孩子。我这郁闷的心情啊,总算好受了一些。”“哦,原来你说身体有恙,就是这个原因啊!”杨慕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。万氏趁机说道,“如今有了宝宝,咱们还是分开睡吧,不然你晚上忍不住,硬要跟我同房,伤了宝宝怎么办?”“嗯,娘子言之有理。我有时就是管不住自己。”杨慕点点头,又颇为担心地说道,“可如果你晚上再次作呕,或是饿了怎么办?都没有一个人照顾你啊。”万氏这时就盯着哑姑笑道,“这不是还有哑姑吗?你别看她人笨,可是心灵手巧,我有她照顾就足够了。”



哑姑?杨慕点了点头的同时,忽然想起那个要钱的乞丐之言,心中十分诧异:老婆对这个哑姑怎么情有独钟呢?为此,这小子偷偷地注视起了哑姑的一举一动,就连她去茅房出恭时,也不例外。这一偷偷观察,瞬间让杨慕感到有些不可思议。不过,他并没有道破。晚上,吃过了晚饭,这小子就去厢房睡觉了。哑姑则抱了被褥,去到了万氏房中。到了晚上子时,杨慕忽然拎了根棍子,蹑手蹑脚地到了自己的卧室外。这时,他听到屋内响起一阵羞人的声音,瞬间才意识到:那个哑姑有问题?莫非她还是男扮女装的不成?杨慕一恼,猛地踹开了房门,直奔木床而去。万氏吃了一吓,急忙缩到床脚边上去了。哑姑还有些措手不及,杨慕将他从被窝里揪出来,朝他身上一阵乱抓,更加断定这人就是个男人!必然也是老婆万氏的奸夫了!怪不得她要装哑巴,怪不得她一直埋着头,不敢看自己,原来是个男人啊!杨慕挥起手中的棍子对那男人就是一顿胖揍,那男子在哀嚎声中夺路而逃。万氏没法跑,只得任由杨慕煽了几个耳光。杨慕捉了奸,心里一点儿也不好受,他哭着脸问万氏,“我对你还不好吗?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?快说,那个奸夫是谁,你们什么时候勾搭在一起的?”万氏害怕再次挨打,只得哭哭啼啼道出实情:“他,他是我的远房表哥林飞,我们从小一起长大,可谓青梅竹马,我以前也想嫁给他为妻,可是我爹娘嫌弃他家穷,死活不同意这门亲事。自我嫁给你后,倒也想把他给忘了,可是上个月,你去杭州后,他竟找到这里,要跟我重归于好。我一个妇人家,没有办法摆脱他,只得赶走了小翠,让他扮作丫鬟待在府里。相公我错了,我保证以后跟他断绝来往,求你饶我,还有肚子里的孩子一命吧。虽然我跟林飞干了不耻之事,但我肚子的孩子,确实是你的啊!”“既然你们青梅竹马,那你还是跟他去过吧!我就算得到了你的人,也得不到你的心啊!”杨慕思虑再三,最终还是认为留不得万氏,于是当夜就写了一封休书,把万氏给休了。当然,为了给这万氏留个颜面,他并未在休书中提及出墙一事,只说她不贤惠,故此要把她休掉。万氏过惯了安逸日子,怎么可能再去找林飞过那种苦逼日子呢?为了在杨府留下来,这个狠女人不由得找到林飞商量道,“既然咱们的丑事已经被那个姓杨的发现了,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他给宰了,从此咱们就是杨府真正的主人了。”


原来,杨慕父母在几年前就相继病故了,这小子除了给万氏找丫鬟外,再没请一个外人。万氏这时就琢磨着:反正外人不知道杨慕已经休了她,不如趁机把他杀了,然后制造一个意外死亡的假象,借此夺了他的家业,跟着情郎林飞一起在他的院子里逍遥快活。从此吃他的,用他的,哪点儿不好?当然,让万氏动了杀心的还有一个原因!那就是她肚子里的孩子,其实是林飞的才对!万氏千算万算,自然算到了这一点,因此她才想留住林飞,最终暗算了杨慕。二人当日商量好,趁夜晚时,潜入杨慕卧室,直接用被褥将他捂死,再丢入后花园的水池之中,制造一个意外落水的假象。然而,让二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当他们刚刚潜入杨慕房中,正准备行事时,杨慕忽然从床头坐起,屋内的灯瞬间被点亮了。一群手拿棍棒之人,大声吆喝着从门外冲了进来,这些人除了杨慕的亲朋好友之外,还有万氏的父母亲。他们做梦也没想到,自己的女儿竟会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来。因此当众人将二人五花大绑时,他们根本就不替她说情。最终,这两个违背道德,心肠狠毒之人都被县衙判处凌迟之刑。半年之后,杨慕在街头重遇小翠,把她领回家没多久,就跟她成婚了。婚后,二人过得十分幸福甜蜜,小翠不仅把杨家打理得井井有条,还为杨慕生了个一儿一女。杨慕知道他能保住性命,都是那个梁上君子的功劳,原来,当初进入卧室偷首饰的那个盗贼,因为感念杨慕的恩情,竟先后两次向他示警。第一次自然是在杨慕去为万氏请郎中时,第二次则是在万氏和林飞合谋,准备杀害杨慕时。那么,这个盗贼是如何发现万氏与林飞之间的秘密的呢?原来这小子并不是个惯盗,当时因为老娘病重,无钱看病,他迫不得已去杨家偷盗。后来老娘的病治好了,他也用辛苦挣来的钱赎回了偷来的首饰,准备悄悄还给杨慕时,碰巧发现了林飞扮作丫鬟跟万氏鬼混的一幕,于是他化作乞丐向杨慕示了警。


杨慕感念此人的恩情,很想当面想他致谢,可从那以后,他家竟再未进过一个盗贼。编后语:盗贼尚且知道感恩,更何况是枕边之人呢?可恨这个万氏,为了跟昔日情人逍遥快活,竟不惜对爱她的杨慕痛下杀手,最终被判凌迟,也是死有余辜啊。杨慕最终能够凭借一个盗贼化险为夷,这与他心胸广阔,经常做善事是分不开的。好人就应该有好的回报才对啊!


后台-全局-定制标签-内容页底部广告位(PC)




后台-全局-定制标签-内容页底部广告位(手机)
上一篇:恶毒女婿谋财害命,80岁老翁巧救儿郎
下一篇:没有了!
相关文章

 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0条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