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毒女婿谋财害命,80岁老翁巧救儿郎

民间故事 176 2022-02-07 23:54:50

后台-全局-定制标签-内容页头部广告位(PC)




后台-全局-定制标签-内容页头部广告位(手机)

明朝正德年间,贵州某乡有一刘姓老汉,常年以卖豆腐为生。其豆腐嫩滑可口,广受乡民喜欢,因此卖得特别好。到他七十岁时,已经积了不少钱财。老婆孟氏,十分贤惠,勤快,两口子过得幸福异常,然而唯一的缺憾是,二人躬耕多年,却只生了一个女儿。偏偏这个女儿,生下来时,脸上还有胎记,到了十八岁时,也还嫁不出去。刘老汉夫妇,为了这事儿,可没少发愁,然而姻缘这关系,又是愁不来的,二人只能四处托媒婆给女儿秀英说媒。

一日,刘老汉在家闲得无聊,便挑了担子,准备进城去卖豆腐。孟氏看他一把老骨头了,十分心疼,就拉住他劝说道,“老头子,你都这把年纪了还不消停啊?前半辈子挣的钱,后半辈子估计也花不完啊,你干嘛还自讨苦吃?我看你还是别去城里卖豆腐了,免得把腰杆闪了,以后没福消受。”刘老汉笑道,“我久了没干活,都快闲出病了,还是去活动一下筋骨,把身体养着才好。放心,我腰板很好,不会有事的。”说罢,刘老汉挑着担子,哼着小调,朝县城方向走去。行了大约十里地,到了一片山林之中,这山林十分茂密,孕育了无数飞禽走兽,林子里常有野猪之类的猛兽出没。刘老汉以前经过这山林时,大都是跟村人结伴而行的。然而这日,他左等右等,并未等到要进城的村民,于是他就抱着侥幸之心,一个人挑着担子进入林中。偏偏事不凑巧,这个时候,一头大灰狼忽然从林中窜了出来,虎视眈眈地盯着刘老汉。

刘老汉吃了一吓,慌忙取下桶上的扁担,准备将大灰狼吓走。那大灰狼可能饿得慌了,不但对刘老汉没有一丝畏惧,还张开血盆大口朝他咬去。刘老汉看准狼头,挥起一扁担打去,那大灰狼忽然在空中来了个“饿狼摆尾”。刘老汉这一扁担下去,自然打了个空,而那头大狼,却在落地之时,咬住了他的右臂。刘老汉只觉得右手一麻,顿时就有汩汩鲜血流出。“完了!这次肯定栽在这里了。”刘老汉心里一急,瞬间充满了恐惧之情。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道路后方忽然跑出一个手拿木棍的年轻之人,他大叫了一声“饿狼看棒”,便挥起棍子,勇猛地朝大狼击去。这年轻人生得十分魁梧,舞起棍子来虎虎生威,孔武有力,很快就把那大狼打得落荒而逃,刘老汉因此捡了一条性命。

那年轻人赶走了大狼,又将吓瘫在地的刘老汉扶起来,关切问道,“老丈,你没事吧?要不要我带你去城里看看郎中?”“还好,没有性命之忧,不用找郎中。”刘老汉咬着牙,摇了摇头。年轻人见他胳膊还在流血,表情异常痛苦,慌忙去林中找了些能止血的草药,敷在刘老汉伤口处,并用从袖子上撕下的布条为其包扎好。刘老汉感激涕零,他见这小子与女儿秀英年纪相当,长得还有几分俊,心中就打起了小九九,便问他道,“好小子,你叫什么名字啊?做什么的?”“我叫谢庆,经常在这山中打柴,狩猎。”年轻男子如实相告。刘老汉听了点点头,又问,“那你住在哪里啊?家中还有何人?”谢庆又老老实实回道,“我就住在山下那个谢家村,父母几年前病逝了,如今只有我一个人。”刘老汉听得这话,认为这小子十分独立,自然懂得责任担当,有心要把他收为女婿,便又试探性地说道,“哎哟,刚刚被那大狼一吓,我这双腿都软了,恐怕是再没法挑担子了,谢小子,你能不能帮我把这担子豆腐挑回我家里去?”


谢庆看了看桶中的豆腐,板了板脸道,“这几日天气炎热,你这豆腐今日不卖掉的话,明日恐怕就浪费了。不如我把它挑到城里,帮你卖了,再送你回家。放心,我是不会要你报酬的,你若要感谢,进城后赏我一个烧饼就可以了。”“哎呀,没想到你这小子不仅勇敢善良,心肠还这么好啊?哈哈哈,别说一个烧饼了,就是十个,我也给你买。”刘老汉欢喜异常,假意拄着谢庆的木棍,跟着他进到县城,亲眼目睹他帮自己卖了一豆腐,又带着他回到了家中。这时候,天色向晚,刘老汉便让老婆子杀鸡摆酒,他则殷切地将谢庆留下来,陪他吃饭喝酒。这个谢庆,是个爽快人,面对刘老汉的盛情,他也不推辞,坐下来就跟他推杯换盏。刘老汉借机让秀英出来给他们倒酒,孟氏早发现了刘老汉的动机,便在秀英耳边嘀咕了几句。秀英似乎对这个谢庆也有好感,倒酒的时候自然也十分热情。而这个谢庆,似乎对秀英也颇有意思,喝酒的时候,经常拿眼睛偷瞟她。刘老汉注意到这一幕后,又问这小子是否婚娶。谢庆摇头笑道,“我倒是想娶个老婆,踏踏实实过日子,可是哪家姑娘,看得起我这个穷汉?”


“小子,我看你是人穷志不穷啊!”刘老汉听了更加欢喜,便借出恭之际,让秀英陪谢庆继续聊天。秀英会意,又殷切给谢庆倒酒。如此地喝了两个时辰,天色俱黑。刘老汉又以天黑路不好走为由,留谢庆在家过夜。谢庆当然求之不得,第二日一早,这小子吃过了早饭,故意要给刘家劈柴,于是又有机会留下来,吃了午饭。就这样,一来二去,谢庆跟刘家人熟悉了,刘老汉很快看出了他对秀英有意思,便笑着对他说道,“谢小子,实不相瞒,我女儿还没找好婆家,我看得出来,你对她很有意思,而她对你也颇有好感,正好你在谢家村没有亲人了,不如你就入赘到我们家,做个上门女婿,你看如何啊?”“承蒙老爹爹看得起我,谢庆感激不尽。”谢庆慌忙作揖。事情就这么成了!三日之后,刘家就为二人,风风光光举行了婚礼。全村上百号人家,都来道贺。婚后,刘老汉希望谢庆不要再去打猎,跟着他学做豆腐,好把这门技术传承下去,同时也希望这小子能壮大家业。谢庆表面答应,然而他却背着刘老汉,去乡里逍遥快活,至于干活这事儿,完全交给了刘老汉两口子。刘老汉发现这小子变了个人似的,便借喝酒之际,表达了对他的不满,希望他以后能够改过自新,继续像以前一样勤快懂事。谢庆不但不听,还把刘老汉臭骂了一顿道,“老东西,你挣那么多钱不拿给我和秀英享受,难道准备带进棺材里去啊?人生得意须尽欢!可不能像牛一样累死了!你以后若是再让我和秀英干活,我要你好看!”秀英觉得谢庆说得在理,因此跟着他一起向刘老汉夫妇发难。


刘老汉这才意识到带了头白眼狼回家,他悔恨万千啊,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呢?孟婆子看不惯谢庆在家里飞扬跋扈的样子,为此常常跟他吵架,因为气火攻心,这老婆子很快就病倒在床,爬不起来了。眼看着自己快不行了,孟婆子只得悄悄对刘老汉说道,“我看那个谢庆,就是为了咱们家的家财才娶秀英的。可怜秀英这个丫头,还没意识到这一点。将来咱们百年了,那混账东西还不把咱们家的家产全吞了,然后再把秀英扫地出门?”“是啊,那可整啊!”刘老汉情急,一时间也没了办法。孟氏就劝这老汉再花钱娶个小妾,抓紧时间生个儿子,将来就算老了,还可以把财产过继给儿子,可不能便宜了谢庆这混账东西。刘老汉觉得在理,于是在孟婆子去世后不久,他就花高价娶了个姓文的小妾。文氏家中十分贫穷,她嫁给刘老汉,就是想改善家中生活条件的。虽然没有真爱,但她嫁给这老小子后,也尽到了责任,努力帮着刘老汉生儿育女。功夫不负有心人啊!一年之后,文氏就给刘老汉生了个儿子,取名刘云。刘老汉高兴坏了,谢庆和秀英却是愁死了,他们深知这个刘云来到世上后,对他们意味着什么。这时,二人就商量着,要偷偷除掉刘云,免得他以后继承刘老汉的家产。

刘老汉早就料到谢庆会容不得自己儿子,于是偷偷给了文氏一个锦囊。然后在某天,这老小子找到谢庆一起喝酒,喝醉了之后,他就向这小子连连叹气道,“我这辈子没做什么缺德事,对待自己老婆女儿也都全心全意,可那个文氏,却背着我做了不要脸的事情,我这辈子死不瞑目啊。”“哦?岳父大人,她究竟做了什么不要脸的事情呢?”谢庆一听这话顿时偷笑不已。刘老汉便道,“你想想,我已经八十岁了,怎么可能生得出儿子呢?我怀疑她生的那个崽,不是我的亲生儿子。可我又没有证据,也不好直接休了她。”“那岳父大人有何打算呢?”谢庆坏笑着又。刘老汉板着脸道,“虽然她对我不仁,但我是个有头有脸的人,我不能对她不义啊!我暂时将她留在府上,不过我这家产,她和她那崽子,休想分得一分!我已经想好了,等我百年以后,我就把刘家所有家财都交给你来掌管。经过这些年的朝夕相处,我觉得你这个人还不错,又是我的女婿,也算半个儿子了,加之你曾经又救过我一命,于情于理,我都该把家产交给你保管。”“嘿嘿,岳父大人,谢谢您这么看得我啊,不过您说的是认真的吗?您不会是逗我开心的吧?”谢庆本来还想联合刘秀英,将刘云给暗算了,如今听刘老汉如此一说,自然有了另外的打算。刘老汉早就捕捉到了这小子的心思,便投其所好地拿出一张早已写好的遗嘱道,“此话千真万确,你看,我遗嘱已经写好了,为了避免争执,你可要把它保管好啊!”

说罢,刘老汉小心翼翼地打开遗嘱,一字一句地念了出来:“八十老翁生一子刘云 非我子也 家产尽与女婿谢庆 外人不得争夺”(古文中多无标点)“哈哈,好啊,谢谢岳父大人。您放心,我一定会保管好这份遗嘱的。”谢庆得了刘老汉手写的遗嘱,自是千恩万谢。回到屋中后,跟刘秀英一说,刘秀英也是喜笑颜开道,“太好了,以后这刘家的家产,就是咱们的了,那个贱人和她那个小野种,休想得到一分。”“嘿嘿,是啊,娘子,咱们以后得好好孝敬岳父大人啊,免得外人说了闲话。”谢庆边说边坏笑着,寻思着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,他竟有些沾沾喜喜:多亏了当年的英明,自己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啊,真是可喜可贺!原来,当年的谢庆,早就探得了刘老汉家的底细,于是日日在他进城的路上设伏,目的就是为了在饿狼口中救下刘老汉,博取他的好感,顺理成章地成为他的女婿。而那头所谓的饿狼,其实只是一条被训练过的大狗。刘老汉年纪大了,眼睛有些发花,再加上谢庆在那大狗身上做了些功夫,才使得它看起来像一条大狼。


不久后,刘老汉得了重病,去了西方极乐世界。谢庆趁机拿出刘老汉所立的遗嘱将文氏和刘云赶出了刘家大院。谢庆趁机又娶了一个漂亮的小妾,刘秀英拿他没有一点儿办法,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时光飞逝,转眼十六年时间过去了。一日午后,谢庆吃过了饭,正躺在院中乘凉,几名公差忽然敲响了院门。谢庆微微有些吃惊,问明几人来意道,“几位官爷,不知有何贵干?”“你是谢庆吧?有个自称刘风儿子的人告你雀占鸠巢,霸占了刘家的家产,你马上跟我们去县衙走一趟吧!”一公差不客气地说道。这个刘风,就是刘秀英的老爹,也就是已故的刘老汉。谢庆听得这话,估摸着是刘云那小子长大了,要来与他争家产,故此跑到县衙里把他告了。于是他赶紧向几个公差抱了抱拳道,“几位官爷请稍等片刻,容我拿个东西,马上就来。”说罢,这小子转身,飞跑进屋,拿出刘老汉当年所立的遗嘱,跟着几名公差去了县衙。到了堂上一打听,果然得知是刘云长大了,要想来争刘老汉所留下的家产。于是这小子把遗嘱递给县太爷道,“爷,我岳父大人说这个刘云,可不是他的亲生儿子,因此在十六年之前就把刘家的财产全部送与我了——不信的话,请您看看这份遗嘱。”


“八十老翁生一子刘云 非我子也 家产尽与女婿谢庆 外人不得争夺。”县令读着遗嘱,对着谢庆和刘云频频点头道,“没错呀,刘老汉确实在遗嘱里说,刘云不是他儿子,家产要全部给予女婿谢庆。不过,这是刘老汉的手笔吗?”问毕,县令又传文氏上堂问话。此时,文氏虽然穿得破旧,但风采依旧。她只看了一眼遗嘱上的字迹,便使劲地点了点头道,“县爷,这确实是家夫的手笔,不过,这句子却不是您刚才那么断的。”这时候,将谢庆告上公堂的那个年轻后生也跪拜道,“没错,县爷,我的全名叫刘云非,并非刘云,所以家父的遗嘱应该是这样的:八十老翁生一子刘云非,我子也,家产尽与,女婿谢庆、外人不得争夺。”说罢,文氏又送上了刘老汉当年留给他的锦囊递给县令。原来,锦囊里还留有刘老汉的一些话,大意就是说谢庆想谋害他儿子,霸占他的家产,他迫不得已才采取这个计策,希望精明的县太爷能将刘家的家产全部交给儿子刘云非继承。县令见锦囊里书信的字迹与遗嘱上的字迹一模一样,便断定二者确实为刘老汉所写。因此谢庆图谋霸占刘家家产之事也就昭然若揭了,最终,县令将刘老汉所有的家产都判给了刘云非及文氏二人。这个谢庆虽然心怀不轨,但这十六年之中,倒也把刘家打理得井井有条,刘云非念在其姐姐刘秀英的份上,给了他一百两银子作为酬谢。谢庆心中有愧,坚决不受,只恳请刘云非道,“离开这个家以后,我以后的日子肯定就飘摇不定了,我若带着你姐姐,必然会让她跟着受苦;还请你看在岳父大人的份上,不要赶你姐姐出门,就让她留在刘家。”

刘云非笑了笑道,“姐夫,我也没有要赶走您的意思啊!只要您好好待我姐,你也可以继续留下来,跟我们住在一起啊。我们本就是一家人,应该生活在一起才是啊。正所谓‘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’?”“好一个‘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’啊!”谢庆噙着泪点了点头,又跪下来向刘云非母子认错道,“我谢庆以前不是个东西,以后请你们放心,我一定做出个人样来。”编后语:刘老汉提前为子女留下后路,使得家财不留给外人,可谓老谋胜算。谢庆费尽千机,苦心经营,最终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,这何尝不是现实中某些贪婪人的真实写照呢?好在这小子最终迷途知返,幡然悔悟。刘云非虽然白捡了一笔大家财,但他心地善良,心胸广阔,能够用自己的真心感化谢庆,实在是难能可贵啊。这个故事告诉我们:钱财乃身外之物,不可为了一点蝇营苟利而闹得家破人亡,妻离子散啊,正所谓“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”?



本文根据《廉明公案》改编


后台-全局-定制标签-内容页底部广告位(PC)




后台-全局-定制标签-内容页底部广告位(手机)
上一篇:频频中标的侨银环保成功过会 入驻A股倒计时
下一篇:神奇乞丐拦路青郎中的汉子,告诉他家中丫鬟有问题
相关文章

 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0条)